我是四川广安人,广安中学毕业,邓小平的校友。邓小平16岁离开广安渠江东门码头,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。我家住渠江边上,一直有个愿望,想去看看渠江发源地川北巴中县米仓山,巴中也是红四方面军根据地,同时可以参观一下,亲眼见证一下当年红军闹革命的革命文物和遗址。

我们一行六人,其中民建会员两人,从神州租车租用一辆七座商务车,当天中午到达昭通,昭通民建会员韩建接待,其进午餐,参观了四川入滇第一险关石门关。当天驱车960公里,晚上到达巴中县恩阳古镇。

恩阳古镇位于嘉陵江和之字河交会处,古代是繁荣的水码头。之字河上还有宋代石板桥一座。红四方面军1932年进入通(江)南(江)巴(中)一带建立根据地短短两年中从1万多人发展到8万人。

恩阳古镇有嘉陵江繁华的水码头,总后勤部、保卫部都设在镇上,还有财政委员会、工农银行等旧址。房舍气派,在当时当地是规模齐全的军事机关。难能可贵的,古镇街道上还保留着一些石刻标语遗迹。

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位于川北通江县,现有旧址纪念馆和军史陈列馆,有总指挥徐向前元帅雕像,保留了部分实物,包括当年兵工厂自制的手枪、手榴弹、电话汽灯及其他日常用品。难能可贵的是当年军队建制资料干部名单齐全。红四方面军干部在中国革命战争中贡献很大,共培养了60位将军,10位上将。国家主席李先念,元帅徐向前,国防部长刘华清,秦基伟都是出身于红四方面军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各大军区司令员多是四方面军名将。其中不少人与云南关系密切。曾任昆明军区司令员秦基伟当年是红31274团团长,曾任昆明军区司令员的王必成是红89师副师长,曾任云南军区司令员陈康,血战剑门关时是突击营营长,全营是敢死队,一举拿下剑门关打通出川蜀道,为接应一方面军的懋功会师杀出一条血路,曾任昆明军区政委的李成芳担任过红四方面军总部通讯营政委。朝鲜战场上威名远扬上甘岭战役的指挥就是秦基伟,李成芳。

巴中古代是从都城长安通向四川的米仓山道途径的重镇,在巴中南龛山有古今闻名的摩崖石刻,始建于隋,盛于唐,有佛像2700余尊。在这南龛山顶我们参观了川陕苏区将士碑林,镌刻了红四方面军数万名将士,有将士简历6550余名,照片手迹5000余件。

在山顶有高耸入云的红军纪念碑和红军纪念广场。山半腰有邓小平亲笔题写馆名的《川陕革命根据地博物馆》,馆藏革命文物2万余件,文字资料1800余万字。

1933年至1935年期间有12万通南巴青年参加红军,牺牲4万多人,8万多人长征与中央红军会师。在通江县王坪原有红军烈士陵园,2012年把分散在川北各地的17225位烈士迁葬于此,共有25048名四方面军烈士安息于此。

这次参观红四方面军川北革命根据地,所受教育很深,通南巴根据地现在离我家乡广安只要两小时车程。我从小在渠江边长大的,我家离邓小平故居只有8公里的路程,早有去巴中米仓山看看渠江源头的愿望,这次一并实现。中国革命胜利中华民族的兴旺来之不易,是多少先烈用生命和鲜血浇灌出来的。

 

饮水思源,这次探访源头了却了我一大心愿。